夜 霧

作者:鮑爾吉·原野 來源:《意林12+》

  夜霧讓夜更像水墨畫而不是油畫。霧是早晨的客人,像小鳥和露水都是早上的客人一樣。夜霧晚上不睡覺,它們找不到睡覺的地方。山谷被核桃樹占領了。核桃青皮上的刺讓霧不舒服。是的,霧怕剮蹭,你可以把霧看成沒縫被面的棉胎。棉胎被風的鼓風機吹大膨脹,卻找不到變回棉胎的辦法,只好隨風飄蕩,不明就里的人名之為霧,那就霧吧。

  霧在河面徜徉。霧的想法是用一條比羊毛衫還薄的霧被單把河蓋上,一是怕魚著涼,二是讓河睡一覺。睡覺的河水不再有波浪,連小小的漣漪也止息。霧的薄被單蓋在它的身上,河反而覺得身上更涼,但生出睡意。河從降生那天起就開始奔流,它的童年叫作小溪,比小溪更小的胚胎期是一溜從石縫流下的雨水。雨水匯入小溪,小溪又遇見了其他的小溪,它們匆匆流向低洼處。低處對水來說意味著長久、存留、安詳,因卑下而圓滿,相當于人類憧憬高處。無論在哪一個地方,更低處都是河道。溪水在河道匯合,被命名為河。它們最初來自不同的山,不同的云彩,化為雨水灑在不同的樹上。萬千溪水進了河里就只有一個名字:河。

  河的名字還連著一個字——流,河和流生長在一起,就像無數溪流生長在一起,無法分割。河流一直在流,帶著一肚子魚蝦,帶著各地的土壤和方言。站在岸上看河流,它爭先恐后,事實上它想停也停不下來,就像被裹挾到馬拉松起跑方陣里的選手,只好跑下去。后面的水推著前面的水,新水滲入舊水的骨骼和血液里難分彼此,只有跑下去,跑到名為大海的水的平原中。

  河在夜霧的籠罩下睡意蒙眬,夜的河在白霧的撫慰下酣然入眠,魚蝦亦盡眠。在睡眠里,河流的面容在月色下極為柔和,如嬰兒在睡夢中的面容。風吹過岸邊的青草,竟無聲音。星星踩著更矮的星星下來,看河流睡覺的樣子。

  月光灑在大地,地面呈現兩種白色。灑在泥土上奶白的月色仿佛給土地覆蓋一層膜,黎明時由晨光啟封。落在霧上的月光呈現錫白色,月亮仿佛嫌霧的顆粒不夠密集,在霧的縫隙灌注了月光,二者合一,分不清霧與月亮哪一樣更白。河流停止流動之后,霧在大地奔涌泛濫,霧成了空中和地上的河。霧把山裸露的峭巖包上紗巾,繞山鋪一層白蓮花的底座。霧沖進樹林,淹沒了所有的樹。樹的梢頭向夜空呼救。霧在所有的土地鋪上白氈子,比哈薩克人的氈房還要白。昆蟲和蛇察覺到這條氈子的濕潤,以為自己進了澡堂子里面。在這樣的夜里,夜色不好意思太黑,天空幾乎露出藍意,星星露出金意。白霧在夜里仍然是白的,它把山巒一座座分開,使之圓潤,座座山峰都有白霧的蓮花座。樹林在霧中露出一半枝葉,草的露珠不再閃光,草葉早被霧氣吞沒。只有月亮高高在上,欣賞著大地的一切,霧改變了一切,讓大地黑白分明,簡潔有力。月亮認為所謂藝術不過如此而已。

上一篇:貓的心眼     下一篇: 烹 雪
可靠稳定赚钱的网络游戏 高手七星彩口诀 重庆时时彩操盘手软件 澳洲幸运8计划天天计划 大智慧不显示股票行情 上海快3走势图1000 山西泳坛夺金走势图 江苏快3开奖 内蒙11选五开奖走势图真准 管家婆四肖期期准一期 11选5计算公式准确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