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衣者

作者:段奇清 來源: 《意林》雜志

  耶魯大學化學教授歐米德正進行著一種名叫“小孢擬盤多毛孢”的真菌研究??蛇^去一年多了,卻沒有任何進展。

  那天清晨,歐米德教授正埋頭做著實驗,樓下卻突然傳來爭吵聲。原來爭吵的兩位男士都是生物學副教授,一個叫戴維,一個叫伍德爾茲。兩人的妻子也都是生物學家。2011年2月,戴維與妻子南希以及伍德爾茲的妻子安納貝爾一同深入亞馬孫河流域考察。

  當天晚上,勞累奔波了一天的戴維夫婦和安納貝爾把帳篷挨著搭在一起。正當戴維沉沉睡去時,突然傳來安納貝爾的尖叫聲。戴維連忙摸起防身的手槍來到安納貝爾的帳篷,可他一去便趕緊退回來了,讓妻子南希過去。

  南希來到安納貝爾的帳篷,不禁大吃一驚!原來安納貝爾的睡袋沒有了,內衣也沒有了,一絲不掛瑟瑟發抖地蜷縮在帳篷的一角。南希安慰一番后,安納貝爾的情緒才穩定下來。南希開始為她找睡袋,以及被扒的內衣,可哪里能見到蹤影。第二天晚上,同樣的事情再次發生。第三天,安納貝爾在當地購買了新的睡袋和內衣,這才沒事。

  回到美國后,安納貝爾向丈夫說了自己的睡袋失蹤、衣服被扒光的事,伍德爾茲便斷定此是戴維所為。無論南希如何為丈夫做證、解釋,伍德爾茲就是不相信。安納貝爾也不同意丈夫的說法,但她一點兒也不明白事情發生的原因。后來,許多人都認為這件事與戴維有莫大的關系,南希對丈夫也有些懷疑起來。

  開始時歐米德教授并沒在意,當得知事情已鬧到不可開交時,他決定擱下手中的真菌研究,介入此事。

  第二天,戴維帶著歐米德教授來到了那個名叫烏卡拉的地方。令人奇怪的是,當天,并沒有發現任何蛛絲馬跡。第二天,兩人睡到半夜,戴維起來小解,還沒走出帳篷,令他驚異的是,他的內褲一下子也沒有了。此后,兩人又在那兒待了三天,卻什么事也沒發生。

  兩人回到耶魯大學后,戴維告訴南希他被扒的是一件紅色內褲。南希說,這是前些日子,聽一位閨蜜說這樣的內褲穿起來特別舒適后,她在為自己買了兩條同時,也給丈夫買了一條。南希的話讓歐米德教授心頭一動,這樣的內衣時下在美國十分流行,當時安納貝爾穿的是否也是這樣一種內衣呢?經問詢,答案是肯定的。

  歐米德教授心中似乎有些底了。這樣的內衣安納貝爾家中還有,戴維讓安納貝爾給了他一條。在烏卡拉,歐米德將帶去的內衣放在一個廣口瓶中并密封起來,當晚沒事。

  第二天晚上,歐米德教授打開了那個廣口瓶蓋,不一會兒,歐米德預料的事情發生了:昏暗的燈光下,瓶子忽然籠罩在了一片淡淡的霧氣中。接下來,內衣在他們的眼皮底下一點一點消失,那衣服就如同著了火一般,只是看不到火苗。

  回到美國后,歐米德教授又一頭扎進了實驗室。一周后,他向人宣稱,他所要尋找的“小孢擬盤多毛孢”的真菌已被發現。他說,這種真菌非常細微,它們喜歡以聚氨酯為食,而被“扒去”的那些內衣就是以聚氨酯為材料制作的。

  這些小孢擬盤多毛孢真菌平時蟄伏在雨林中,主要以空氣中的氨分子為食。當它們發現成片的聚氨酯化合物時,就會瘋狂地吞噬。它們一邊吞噬聚氨酯,一邊繁殖,在幾秒鐘內就可以繁殖一代。一件內衣在幾分鐘內便可被它們吃得絲毫不剩。那天他們看到廣口瓶上面那淡淡的霧氣,即是聚集在一起的小孢擬盤多毛孢。

  小孢擬盤多毛孢的代謝物對多種田間常見雜草均有較強的殺傷力,且持續期長。這一發現,對生物除草具有劃時代的意義;而且功德無量的是,這一結果讓戴維和伍德爾茲兩家的猜疑與隔閡從此煙消云散。

  這個故事再次告訴人們:善往者善來,助人者自助。

上一篇: 眼睛透露的心理秘密     下一篇: 你還敢在美國酒駕
可靠稳定赚钱的网络游戏 赌场都有哪些工作人员 快乐10分走势图下载 江西多乐彩开奖结果 pk10最牛稳赚计划软件 北京pk拾赛车官网下载 上海体彩大乐透11选五 雅休配资 上海11选5走势图计划 股票指数是什么意思相反 天津快乐十分走势一定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