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巫的面包

作者:歐·亨利 來源: 《意林》雜志

  瑪莎·米查姆小姐是街角上那家小面包店的老板娘(那種店鋪門口有三級臺階,你推門進去時,門上的小鈴就會響起來)。

  瑪莎小姐今年四十歲了,她有兩千元的銀行存款,兩枚假牙和一顆多情的心。錯過結婚的女人真不少,但同瑪莎小姐一比,她們的條件可差得遠啦。

  有一個顧客每星期來兩三次,瑪莎小姐逐漸對他產生了好感。他是個中年人,戴眼鏡,棕色的胡子修剪得整整齊齊的。

  他說英語時帶很重的德國口音。他的衣服有的地方磨破了,經過織補,有的地方皺得不成樣子。但他的外表仍舊很整飭,禮貌又十分周全。

  這個顧客老是買兩個陳面包。新鮮面包是五分錢一個,陳面包五分錢卻可以買兩個。除了陳面包以外,他從來沒有買過別的東西。

  有一次,瑪莎小姐注意到他手指上有一塊紅褐色的污跡。她立刻斷定這位顧客是藝術家,毫無疑問,他準是住閣樓的人物。

  瑪莎小姐坐下來吃肉排、面包卷、果醬和喝紅茶的時候,常常會好端端地嘆起氣來,希望那個斯文的藝術家能夠分享她的美味的飯菜,瑪莎小姐的心,我早就告訴過你們了,是多情的。

  為了證實她對這個顧客的職業猜測得是否正確,她把以前拍買來的一幅繪畫從房間里搬到外面,擱在柜臺后面的架子上。

  那是一幅威尼斯風景。一座壯麗的大理石宮殿(畫上這樣標明)矗立在畫面的前景——或者不如說,前面的水景上。此外,還有幾條小平底船(船上有位大力把手伸到水面,帶出了一道浪跡),有云彩、蒼穹和許多明暗烘托的筆觸。藝術家是不可能不注意到的。

  兩天后,那個顧客來了。

  “兩個陳面包,勞駕。 ”

  “夫人,你這幅畫不壞?!彼眉埌衙姘饋淼臅r候,顧客說道。

  “是嗎?”瑪莎小姐說,她看到自己的計謀得逞了,便大為高興?!拔易類酆盟囆g和——(不,這么早就說藝術家是不妥的)和繪畫?!彼目谡f?!澳阏J為這幅畫不壞嗎? ”

  “宮殿,”顧客說,“畫得不太好。透視法用得不真實。再見,夫人。 ”

  是啊,他準是一個藝術家?,斏〗惆旬嫲峄胤块g里。

  他眼鏡后面的目光是多么溫柔和善??!一眼就可以判斷透視法——卻靠陳面包過活!不過天才在成名之前,往往要經過一番奮斗。

  假如天才有兩千元銀行存款、一家面包店和一顆多情的心作為后盾,藝術和透視法將能達到多么輝煌的成就啊。

  最近一段時間他來的時候往往隔著貨柜聊一會兒。

  她覺得他仿佛瘦了一點,精神也有點頹唐。她很想在他買的寒酸的食物里加上一些好吃的東西,只是鼓不起勇氣來。她了解藝術家高傲的心理。

  瑪莎小姐在店堂里的時候,也穿起那件藍點子的綢背心來了。她在后房熬了一種神秘的溫棒子和硼砂的混合物。有許多人用這種汁水美容。

  一天,那個顧客又像平時那樣來了,把五分鎳幣往柜臺上一放,買他的陳面包?,斏〗闳ツ妹姘漠攦?,外面響起一陣嘈雜的喇叭聲和警鐘聲,一輛救火車隆隆駛過。

  顧客跑到門口去張望,遇到這種情況,誰都會這樣做的?,斏〗阃蝗混`機一動,抓住了這個機會。

  瑪莎小姐用切面包的刀子把兩個陳面包都拉了一條深深的口子,各塞進一大片黃油,再把面包按緊。

  顧客再進來時,她已經把面包用紙包好了。

  他們愉快地扯了幾句。顧客走了,瑪莎小姐情不自禁地微笑起來,可是心頭不免有點著慌。

  她是不是太大膽了呢?他會不高興嗎?絕對不會的。食物并不代表語言。黃油并不象征有失閨秀身份的冒失行為。

  那天,她的心思老是在這件事上打轉。她揣摩著他發現這場小騙局時的情景。

  他會放下畫筆和調色板。

  他會拿起干面包和清水當午飯。他會切開一個面包。

  想到這里,瑪莎小姐的臉上泛起了紅暈。他吃面包的時候,會不會想到那只把黃油塞在里面的手呢?他會不會……

  前門上的鈴鐺惱人地響了。有人鬧鬧嚷嚷地走進來。

  瑪莎小姐趕到店堂里去。那兒有兩個男人。一個是叼著煙斗的年輕人——她以前從沒見過,另一個就是她的藝術家。

  他的臉漲得通紅,帽子推到后腦勺上,頭發揉得亂蓬蓬的。他握緊拳頭,狠狠地朝瑪莎小姐搖晃。竟然向瑪莎小姐搖晃。

  “Dummkop?。ū康埃。彼_嗓子嚷道,接著又喊了一聲“Tausendonfer?。ㄎ謇邹Z頂的?。被蛘哳愃频牡聡?。

  年輕人竭力想把他拖開。

  “我不走,”他怒氣沖沖地說,“我非跟她講個明白。 ”

  他擂鼓似的敲著瑪莎小姐的柜臺。

  “你把我毀啦,”他嚷道,他的藍眼睛幾乎要在鏡片后面閃出火來,“我對你說吧。你是個討厭的老貓! ”

  瑪莎小姐虛弱無力地倚在貨架上,一手按著那件藍點子的綢背心。年輕人抓住同伴的衣領。

  “走吧,”他說,“你也罵夠啦?!彼涯莻€暴跳如雷的人拖到門外,自己又回來了。

  “夫人,我認為應當把這場吵鬧的原因告訴你,”他說,“那個人姓布盧姆伯格。他是建筑圖樣設計師。我和他在一個事務所里工作。

  “他在繪制一份新市政廳的平面圖,辛辛苦苦地干了五個月,準備參加有獎競賽。他昨天剛上完墨。你明白,制圖員總是先用鉛筆打底稿的。上好墨之后,就用陳面包屑擦去鉛筆印。陳面包比擦字橡皮好用得多。

  “布盧姆伯格一向在你這里買面包。嗯,今天——嗯,你明白,夫人,里面的黃油可不——嗯,布盧姆伯格的圖樣成了廢紙。只能裁開來包三明治啦?!?

  瑪莎小姐走進后房。她脫下藍點子的綢背心,換上那件穿舊了的棕色嗶嘰衣服。接著,她把溫棒子和硼砂煎汁倒在窗外的垃圾箱里。

上一篇: 黑色的大麗花(后續)     下一篇: 化學猛男
可靠稳定赚钱的网络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