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粒芝麻

作者:顧振威 來源:《意林少年版》

  每天放學后,我都拖著饑餓的身子到村口去,雙眼癡癡地望著灰蒙蒙的遠處。

  父親到平頂山拉煤已有十多天了。生產隊在每年的春夏之交都要抽調勞力去平頂山拉煤。但他是從上海來的知青,身子單薄得像麻稈一樣。父親幾次求隊長,你就讓我去吧!

  去平頂山拉煤是最累的活了。想想看吧,來回要走1000多里路,1000多斤重的煤車,全憑兩條腿拖回來,即使是身強力壯的漢子也要累掉幾斤肉。隊長不解地問父親,隊里的人都怕拉煤,就你不怕,你到底圖啥?父親實話實說,圖的是多掙點工分,為家里省點糧食。三個像狼崽一樣的孩子,越來越能吃了,我不忍心讓他們餓著肚子啊。

  隊長指了指打麥場里的大青石說,去拉煤得有力氣才行,你能挪走那塊大青石我就讓你去。這塊大青石少說也有一百四五十斤。父親就是父親,他找了根木棍,搬了塊磚頭,把木棍放在磚頭上,輕輕松松地撬走了大青石。隊長笑道,你力氣雖小,卻會使巧勁,我同意你去了。

  在焦灼萬分的渴盼中,我終于望見了生產隊拉煤的架子車像爬蟲一樣慢慢蠕動著。

  我耐心等待著,終于看見了父親。父親兩手架著車把,車韁繩深深地勒在肩膀上,身子彎得像弓一樣。隨著車子的蠕動,我聽到了像老牛一樣粗重的喘息聲。

  父親抬頭擦汗的時候看到了我,臉上頓時露出了陽光般明媚的笑。他上氣不接下氣地說,我勝利回來了。

  父親回家剛在板凳上坐穩,就把我抱到他腿上,又喊來兩個弟弟,從懷里掏出一個燒餅,一臉自豪地說,走到漯河車站,隊長買了十多個燒餅,一人分一個。我把它分成四份,你們一人一份。

  看到我們兄弟三人狼吞虎咽吃燒餅的樣子,父親臉上洋溢著歡快的笑容。

  母親把她的那份分成兩份,逼著父親吃掉一份。父親把火柴盒大的燒餅捧在手里,嘴巴埋在手心里,鼓動著臉頰??茨赣H吃了燒餅,父親嘿嘿一笑——父親手里,赫然躺著他那塊燒餅。

  你咋沒吃?母親不滿地質問道。父親羞愧地低下了頭,囁嚅道,怎么沒有吃?我吃了,整整吃了七天。我真該死,幾十歲了還管不住自己的嘴巴,我將燒餅上的芝麻全吃光了,不多不少,42粒!

  房間里極靜,我那時分明看到母親的眼里蓄滿了淚水。

  光陰荏苒,如今父親已經作古,我也早做了父親。當我餓著肚子,看孩子們津津有味地飽嘗美味佳肴的時候,我體味到了父親當年那種發自肺腑的喜悅。

  天下做父親的,一定都是這樣吧!

  雨濤摘自《小小說月刊》

上一篇:吳映潔:微笑style     下一篇: 我們都會好好的
可靠稳定赚钱的网络游戏 白酒股票下跌 股票质押查询 炒股用哪个app 股票群推荐 上交所股票上市规则 浪潮软件股票分析 股票行情走势图 大智慧股票交易平台 股票软件推荐 新能源汽车股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