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與薇末

作者:蒹葭蒼蒼 來源:《意林少年版》

  陳九月大學畢業不久就結婚了,薇末出生時,她一陣張皇失措。所以,陳九月絕非傳統意義上的賢妻良母。更久之后的后來,薇末才意識到,陳九月大概就是傳說中的那種文藝女青年。

  薇末十四歲的暑假,她和陳九月從外婆家返程時,到了中南站,陳九月居然說:“這趟車的終點站是廈門哎,薇末,我們去看海吧!”海風,海浪,沙灘,貝殼,這一切讓薇末和九月興奮不已。

  旅行回來,薇末升了初三,學習驟然緊張。陳九月卻出了一點狀況,整天悶悶不樂。這天,她對薇末說:“我要一個人去西藏走走?!鞭蹦┮荒樆袒?,梁爹卻很淡定:“讓你媽去吧,她從十九歲就念叨,一生必須要去一次的地方就是西藏!”

  八月,陳九月真的出發了。她一路走,一路給薇末發照片。薇末有時看著笑,有時看著哭,一邊也暗暗祈禱,九月大人,你趕快快樂起來吧!

  開學沒多久,陳九月回來了。她變黑了,薇末見了鼻子好酸,陳九月卻笑得很舒暢。

  晚上,薇末看到陳九月的

  微博寫著:昨晚我在拉薩,半夜失眠,我站在窗口,一束月光落在我身上,我莫名覺得快樂。我下意識回頭看,床上空空的,那坨小東西呢?它不在!我頓時好心慌,那是我最寶貴的東西呀。噢,它在幾千里之外的床上,我的快樂在家里?!鞭蹦┛吹脺I眼迷蒙。但是,等等,陳九月用的是“它”!而不是“她”!

  原以為日子會這樣快樂地繼續,可薇末高三的冬天,梁爹因涉嫌職務犯罪被帶走了。陳九月平靜地對薇末說完梁爹的事情后,轉身端來一碗甜酒糯米丸子,說:“你爸不在,以后飯都歸我做了,不準嫌棄?!鞭蹦┑皖^哭,淚水一串串滾落進熱騰騰的碗里。

  春天來時,梁爹被判刑兩年。陳九月沒有崩潰自棄,每天依然打扮得鮮鮮亮亮地出門,走路的姿勢不卑不亢,見到熟人笑著打招呼。不同的是,她開始做飯和熬夜。對她的廚藝,薇末的期望值為負數,這樣一來,反而常常有驚喜。陳九月也接了一些做資料書的私活回家做。有時薇末半夜醒來,陳九月已經趴在書桌前睡著了。

  高考之后的第三天,陳九月和薇末去探望梁爹。以往母女倆出遠門,都是陳九月收拾行李,買車票,安排一切,可這次,薇末說:“九月大人,一切都由我來做吧?!?

  在車上,陳九月有些緊張,薇末說:“你氣色不太好,靠在我身上睡一會兒吧!”陳九月也不客氣,靠著薇末閉上了眼睛。薇末聽著她輕柔的呼吸,有些驕傲地想,如今,我終于長到可以拿肩膀給你依靠的年紀了。

  雨濤摘自《螢火》

上一篇:剪一段時光告訴你     下一篇: 醒來睡去
可靠稳定赚钱的网络游戏 乐8平台下载 内蒙古11选5玩法技巧 思安配资 广东十一选5走势图 山西11选5开奖结果 环保股票推荐 新快赢481走势图今天 内蒙快3怎么下载 福建体彩31选7选号技巧 11选5计算公式准确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