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古密經

作者:喻昊 來源:《意林少年版》

  已經蹦上岸的禹斯陽認出這魚,說:“這是箴魚!”

  “《山海經》上又有記載?”胡昧不無挖苦之意地問。

  “對,‘又南三百里,曰栒狀之山……湖水出焉。而北流注于湖水。其中多箴魚,其狀如儵,其喙如箴,食之無疫疾’。吃了這種魚就不會生??!”禹斯陽說。

  周明億已經跳上岸,聽見禹斯陽這樣說,歡叫一聲,又蹦進水里去抓那魚。他徒手逮魚的功夫十分了得,一會兒就抓了十幾條。

  大家在河岸上點了一堆火,一邊煮魚,一邊烤衣服。

  喝完魚湯,周明億還不盡興,又撈起幾條魚,用棍一穿,在火上烤。待烤得焦黃,他就將魚骨、硬刺一起“咔吧咔吧”地嚼了起來。

  夏谷風和胡昧順著河邊找到竹船。船艙里進了不少水,兩個人只能把船翻過去,把水倒出來。

  “吃夠了沒有?快來幫忙!”胡昧不滿地沖周明億喊。

  “唉,還是得我這個大力士來呀!”周明億大大咧咧地說著,幾步過去,幫著把竹船正過來,推進水里。

  “上船嘍,上船嘍!”周明億招呼其他人。大家紛紛響應號召,上了船。

  竹船順流而下。河水越流越急,河面也逐漸變狹窄了。兩岸的山也越來越高。用不著他們劃槳,河水裹著船急速向前。

  這時,一道黑影沉重地壓來。

  還沒等他們明白過來,他們一下子就鉆進一個大溶洞里。

  溶洞頂部垂落著無數大大小小的鐘乳石,造型各異,不停地滴著水珠。溶洞里七彎八折,鐘乳石也逐漸密集起來。有些鐘乳石從上一直插到水面下,幸虧禹斯陽不斷提醒,竹船才能夠左右盤旋繞開。

  行到地下河最窄處,幾排鐘乳石幾乎落到河面,尖尖的石柱攔住去路,像篦子一般。

  禹斯陽急急地喊:“收槳!停船!”

  他們及時收住槳,否則就會被石柱尖開膛破肚。

  紀厚廉又開始打退堂鼓:“這怎么過去呀?退回去吧!”

  沒有人理睬他。他也意識到,退回去是根本不可能的,就不再吭聲。

  “只有一個辦法,”夏谷風站起來,用手大致比了比石柱尖到水面的距離,然后說,“大家把身體縮進船內,我們順水從石柱下漂過去?!?

  也只能這樣了!

  大家把身體收縮到竹船內,僅僅露出腦袋,才能夠勉強通過。

  “乖乖,簡直是個狼牙口!”紀厚廉擦著冷汗說。

  再往前,黑暗的地下河里有了些亮光。走近些他們才發現,原來石壁上有一些長方形的孔。

  他們從孔里往外望去,發現這條地下河竟然是在半山腰的“肚子”里!從石孔中可以看到外面陡峭的懸崖。地下河竟是個懸河!

  “該不會是《山海經》時代的人開鑿的吧?”紀厚廉的話充滿戲謔。

  禹斯陽聽見了,頭也沒回:“很可能就是那個時代的人開鑿的!”

  “空口白牙的,有依據嗎?”紀厚廉不服氣。

  “是我的老師姬澍彥考證的?!庇硭龟栻湴恋鼗卮?。只要提起姬澍彥,他就為老師驕傲和自豪。

  這時,前面出現了三條岔道。

  禹斯陽讓大家停下來,摁亮聚光手電,朝幾個岔口照過去……

  突然,黑暗處傳來“撲啦啦”的響聲,一群黑影朝大家撲來。

  第六章 峽谷

  那群黑影直朝禹斯陽手中的手電筒撲去。

  禹斯陽猝不及防,險些將手電筒扔到水里。

  那黑影在大家頭上盤旋,發出“吱吱”的叫聲,黑乎乎的翅膀拍打著,甚是嚇人。紀厚廉嚇得大呼小叫。

  胡昧拿起船槳沒頭沒腦地亂揮,幾次打到紀厚廉的頭頂,紀厚廉“哇哇”亂叫。

  禹斯陽急忙揮動手電筒,電筒的光急速變換,炫人眼目。那些黑影“呼啦啦”地朝石孔那邊飛去。

  借著手電筒的亮光,夏谷風看清楚了那些飛走的“襲擊者”,他說:“好了,不過是些蝙蝠而已?!?

  “蝙蝠呀……嚇死我了!”紀厚廉喘著粗氣說。

  胡昧也說:“哇,太惡心了?!?

  周明億提醒禹斯陽:“該往哪里走?”禹斯陽用手電筒在三個岔口來回照射,借著手電光,大家發現有兩條岔道里面布滿鐘乳石,最中間一條則非常奇特,不但沒有鐘乳石,而且洞壁呈三角形。

  禹斯陽肯定地說:“走中間的!”

  夏谷風問:“你肯定?”

  禹斯陽說:“肯定!”

  他們將船劃進三角形的岔道中。

  水勢突然平緩起來,洞內也不再那么黑。大家發現水也很淺,有幾次竹船竟然擦到了河底。

  洞壁上明顯留有人工開鑿的劃痕。夏谷風用眼睛“丈量”了一番洞壁和河底,發現三面近乎相等——這個岔道呈等邊三角形!

  不用說,這肯定是人工開鑿出來的水道!

  漸漸地,前面變得開闊而明亮。原來,船已經游出了地下河。

  只見兩岸壁立千仞,紅色、黃色和褐色的巨巖斷層一層層疊壓,巨巖嶙峋、層巒疊嶂,無比蒼勁壯麗。更讓人驚異的是,這峽谷里巨巖斷層從河里直接升起,竹船想???,居然找不到岸。而且河水已經變成黑褐色,還在冒泡泡。周明億好奇地往水里一伸手,立刻又縮了回來,并連聲喊“燙”。

  “快劃!”夏谷風催促大家,“要不然,我們就被燙熟了!”

  的確,他們已經感覺到屁股下面的溫度了。

  雖然他們劃得很快,可竹船的溫度毫不客氣地在升高,空氣也很濕熱,像一個大澡堂。大家汗流浹背,誰也不說話,就盼著趕快離開這里。峽谷轉了一個一百八十度的彎,另一幕奇特的景象出現了:水面冒著熱氣,天空中卻飄起了雪花。

  河面涇渭分明地出現了黑、白兩種顏色。當竹船剛剛進入白色的河水中,溫度一下就降下來了。紀厚廉開始嘟囔:“這是什么鬼地方!一會兒熱死人,一會兒又下雪?!?

  “剛才我們經過的是‘墨池’,現在應該是‘甘淵’。你們嘗嘗,是甜的?!庇硭龟柦榻B道。紀厚廉掬起一捧水小心翼翼地抿了抿,說:“對呀,的確是甜的,難怪叫‘甘淵’?!?/p>

  周明億說:“你們有沒有發現,這雪花也是甜的呢!”

  “快劃呀,剛才出的汗都快成冰了!”夏谷風提醒道。

  為了不被凍僵,大家拼命地劃槳。

  不知不覺,雪停了,氣溫恢復了正常。

  “謝天謝地,差點兒凍僵了!”紀厚廉叨叨。周明億說:“就這么一段峽谷,氣候和溫度就有這么大的差別,太奇特了?!?

  這時聽見禹斯陽喊:“快往前看……”

  探險隊的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抬起頭,朝峽谷前方望去。只見直立的兩岸像一座極大的門戶,一輪紅日正好就“擱”在門框上。

  “天哪,這太陽怎么這么紅?”好半天沒有說話的胡昧感嘆不已。

  夏谷風說:“不光是紅,你們沒有發現這太陽特別大嗎?”

  “像個大餅子!”紀厚廉不知趣地插了一句。

  “我看像怪物!”胡昧很有想象力。

  夏谷風突然說:“這一路太奇怪了,怎么一點兒植物都沒有?”

  大家這才注意到,峽谷的山崖上下,的確沒有任何植物,甚至連苔蘚一類的植被都沒有。山石就那樣赤裸裸地暴露著。

  “豈止是植物,怎么也看不到任何動物?” 周明億也有重大發現。

  紀厚廉看了一會兒,說:“就是呀,沒有植物,也沒有動物,除了河水就是石頭山!”

  周明億想起什么:“咦,開明獸也看不到了?”

  大家都沉默了,停止劃槳。

  胡昧打破沉默:“會不會走錯路了?”

  大家都看著禹斯陽。

  禹斯陽回過頭來說:“我敢肯定沒有走錯?!?

  周明億眼中希望的光一下子滅了。胡昧狐疑地看了看禹斯陽,想說什么卻又咽了回去。

  只有夏谷風不引人注意地微笑了一下。

  突然,周明億感覺自己的竹槳被什么纏住了,他側過身子往船外一看,發現是一件破破爛爛的上衣??磥硎琼標聛淼?。

  他撈起來,給大家看。

  第七章會唱歌的野獸遇難

  夏谷風說:“難道是那幾個人的?”紀厚廉沒頭沒腦地問:“誰?”“你忘記了?晚上跟蹤過我們的那些人?!毕墓蕊L提醒他。

  紀厚廉點點頭,表示想起來了。

  “難道這些家伙遇難了?”周明億問。他回過頭,朝來的方向望去,卻沒有其他的發現。

  夏谷風接過衣服,仔細看看,說:“如果我沒猜錯,他們過那個‘狼牙口’時遇到了大麻煩???,這些衣服的劃痕,明顯是鐘乳石的‘杰作’?!?

  禹斯陽說:“這下可以擺脫他們了?”

  夏谷風回答:“現在還很難說,就憑這件衣服還不能說明什么?!?

  突然,傳來一陣歌聲。在這荒涼的天地中出現這樣的歌聲,實在有些讓人冒冷汗。他們循聲望去,什么也沒有看到。

上一篇:一條英雄狗的傳奇     下一篇: 明星那些好玩的事
可靠稳定赚钱的网络游戏 四川快乐12一定牛走势图 北京体彩快中彩 hr娱乐网站 山东11选5一定牛遗漏统计 大发快三大小单双口诀 广东快乐10分开奖助手 手机秒速时时彩有假吗 2020年香港今晚开奖日期 贵州快3预测推荐 股票融资话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