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宛在水中央

作者:權蓉 來源:《意林少年版》

  木心說他自己不滿十歲,已知“寺、廟、院、殿、觀、宮、庵”的分別;好嫉妒,我那時就一直糾纏在“澗、溪、江、潭、川、塘、海、洋”里,傻傻分不清楚。走親戚去到小孩堆里,都氣宇軒昂地說:“我家前面有條海!”

  誰帶我出去誰都臉紅,那不過是個儲水的堰塘。不過它的確算是大的,因為我圍著它只要跑小半圈,追得氣喘吁吁的奶奶就再不想打我了。

  這句話總在被糾正,但直到被帶去嘉陵江邊上之前,我都不認為它是錯的。

  當時江邊上一個老爺爺在那里畫畫,他見我把我媽問得煩得沒招了,在一旁揮手叫我過去。他拿出一張紙,給我在上面大圈小圈地畫,說江很長,所以都說一條江,海太大了,你用這個詞,它聽了要生氣。他還說你看地圖上面那些藍色的地方,靠著陸地那一大片的,就叫海,再往大片藍色的中間走,就是洋……

  聽得懵懵懂懂的,也記得零零碎碎的,但那之后就真改了過來。

  有天我趁著家人午睡,偷偷起床跑到水井邊,沒掌握好平衡,整個人就跌了進去。

  大旱缺水,正好一個住得遠的叔叔怕晚了搶不過別人,趁著中午最熱的時候來背水。他把我撈起來后邀功似的送回家,然后我媽就搬出了家法,讓我體現了雞毛撣子的刑具價值。

  經過這次,大人開始實施關于水的安全教育,那時我并不知“死”字的意義,也便不知其可怕程度,于是他們就靠“水鬼”來震懾。

  雖然有一點害怕,但好奇心卻被逗得更旺,堰塘邊有人來釣魚,就跑去守著,期待誰能釣出來一個水鬼給我看看。自然無緣得見。

  山里有處河是平灘,沒有橋,常走的那一道放幾塊石頭,雨不大的時候,踩在石頭上也就過去了。九月開學不久,下暴雨,沖走了兩個放學的孩子,是結伴的姐弟倆。

  他倆和當時的我一般大小,隱約還是遠親,奶奶擦擦眼淚,然后摸著我的頭,說:“欺山莫欺水?!蹦且凰查g,突然就開了竅,自此在水邊再不像之前那樣肆無忌憚。

  鄰家有只貓,每天來找我報到,然后我就領著它去旁邊水田里抓魚。跳進田里一陣亂撲騰,就有三四條魚到手。貓吃完魚咂咂嘴走了,我卻因為弄倒了水稻,被罵一頓,不過第二天照舊。

  十月收了水稻,稻田做了冬水田,沒東西遮攔,魚就在眼皮子底下過,可我完全提不起抓魚的興致。貓不知道我忌憚水,跟著幾次,一直沒見魚的動靜,便自動淡出了我的生活。

  第二年的暑假,在家里照看弟弟,別說堰塘邊,就是旁邊水田的田埂上,我都不會要他去。他想玩水,就把他放在院子邊上裝了從水井引來水的小石缸里。

  只淹到他腳背的水讓他踩得嘩嘩亂響,然后自己就咯咯地笑。

  雖然我也還很小,但是感覺童年,就在他踩水的聲音里默默散去了。

  高勝利摘自《經典美文》

上一篇:啞 牛     下一篇: 想穿鞋子的小山精哭哭
可靠稳定赚钱的网络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