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將

作者:語笑嫣然 來源:《意林原創版·講述》

  初云這只白蟻精,最擅長的技能便是追蹤。無論死物還是活物,大凡被她捕捉到了氣息,她便能循著那氣息而去,哪怕隔著天涯海角,也能堅持不懈地將其找到。天凝安排她接近唐烈峰,原因也正在于此。

  唐烈峰吞食了初云的精氣,便也等于給了初云一個機會,探入他的身體,捕捉他的心室內萬年黒木的氣息。

  天凝聽初云說有了把握,便立刻安排了一隊精騎,隨初云日夜兼程地到了霧凇頂。

  一等,整十日。

  那十日里,天凝的心情極好。因為她相信出行的隊伍一定會帶回佳音,一旦有了萬年黒木,厲朝歡的蘇醒便指日可待了。那十日里,她覺得身體有些不適,常常胸悶頭暈,愛出虛汗。姜游為她把過脈,但她的脈象平穩,血液五臟也不見任何異常。姜游只覺得不妥,卻也說不上到底怎么不妥。

  第十日,初云果真不辱使命,帶著萬年黒木回來了。

  赤色的錦盒里,一段表皮光滑、兩端切口有魚鱗紋的黑色圓木靜靜地躺著,天凝有些緊張,小心翼翼地捧出來,再按照姜游口述的方法,開始慢慢地將黒木打磨成心狀,放在厲朝歡的胸口。

  漸漸地,黒木開始向下沉,仿佛一點一點地陷進了厲朝歡的身體里。最終便沉進去,看不見了。

  靜躺在床上的男子輕輕地睜開了眼睛。

  他盯著床頂的帷幔目不轉睛地看了好一會兒,側過頭,開始打量熟悉的房間。房間里的三個人,有一個他并不認識。他吃力地張了張嘴:“這是……怎么回事?”天凝和姜游互看了一眼,單膝跪地:“城主!”

  厲朝歡覺得喉嚨很干,說話吃力。初云看了出來,便倒了一杯茶水奉過去,厲朝歡的目光忽地凝在她身上那件藍底云紋、些微帶著污點的氅衣上面,吞吐了好久終于喊了一聲:“晚庭?”

  天凝一聽,神色微變,若有所思地打量著初云。

  初云不明就里,跪地道:“屬下初云,見過城主?!弊鳛閷④姼姸嗟氖晨椭?,初云名不見經傳,城主是不可能認識自己的。厲朝歡卻指著她的氅衣:“這件衣服我記得,是晚庭的?!?

  晚庭。虛晚庭!那個因入魔而被冰封在千年冰川里的女子,那個即便不在了,也還如影隨形、對他而言最刻骨銘心的人——等一等!天凝想到這里,刻骨銘心,他的心何在?不是已經被黒木代替,以木為心,沒有溫度,猶如鐵石了嗎?——果然,厲朝歡只是說完剛才那句話,便輕輕一嘆,又說:“我只記得這件衣服,不過,既然人早就不在這兒了,不提她也罷?!?

  天凝微微地松了一口氣。

  待離開了厲朝歡的房間,天凝再私下問初云:“這件氅衣是你的?”初云道:“這是在霧凇頂找萬年黒木的時候,我無意當中撿到的,正好在冰川里太過寒冷難受,就隨便把這氅衣裹著御寒了?!?

  “撿到的?”天凝又問,“那你們尋找黒木的過程里,可見到了什么人?或者是冰川里的封???”

  初云噘著嘴,無辜地搖了搖頭。

上一篇:城際之愛     下一篇: 朝夕
可靠稳定赚钱的网络游戏